Google Adense

Lilypie Second Birthday tickers
Daisypath Anniversary Years Ticker
Lilypie Breastfeeding tickers

目前日期文章:200309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

纽约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,无论是生机蓬勃的春天,还是阳光明媚的夏日,又或者是红叶满地的秋季,白雪皑皑的冬日,都给了纽约一个美丽的舞台展现她的魅力。

去年的冬天纽约下了20几年来最大的雪,路边的汽车都被埋在雪堆里,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眠不休的飘舞着,那情景煞是壮观。雪不仅大,而且持续时间很长,有时候白天还很晴朗,下午或傍晚时就大雪纷飞了。电视里看见银装素裹的中央公园,“忽如一夜东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分外的妖娆多姿,不少游人在玩着不同的雪中游戏。美则美矣,不过这几场雪对纽约的经济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了(这个成语用在这里很有意思),纽约每天除雪的费用几乎是每一英寸雪要花一百万美金。天哪,这哪里是下雪,简直是下黄金!不知道后来的汽车罚款、消费税上涨有没有拜这场看似美丽的大雪所赐。

纽约的倒春寒不是很明显,可能是靠海的原因,气温变化很缓慢,让人迟迟怀疑春天是不是已经到了。不用怀疑了,那绽放的樱花、吐绿的新芽都展开了愉快的笑脸。走在我们学校外面的樱花林中,偶尔的一场花雨是会让人陶醉的。还有一个公司橱窗里展示着快要出壳的小鸭子,当你看见浑身湿淋淋的小鸭子顽强努力的啄开坚硬的外壳时,你真的可以体会到生命就是最宝贵的。

radish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今年的夏天是在Boston渡过的。Boston算是美国一个很有历史的城市了,这个城市有着美丽的历史文化氛围,在城市中走走,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念。

我住在MIT附近,离Charles River, Harvard Square都很近。碧空如洗的夏日里,Charles River总是波光粼粼,白帆片片。两岸的树林中,有很多可爱的松鼠和小鸟,旁边的小河里还有各种水鸭水鸟。喂这些小动物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我们准备了一袋爆米花,刚开始小松鼠还有些胆怯,不过它在明白我是想喂它东西吃以后,就放心的用两只手捧着一粒爆米花“哆哆哆哆”的吃开了。松鼠的口味也各有不同,有一只小松鼠只是闻了闻爆米花就跑开了,我又给它一颗,它还是只闻了一下。另外两只小松鼠却好像很爱吃,把我放在草地上的爆米花都捡起来吃掉了。小鸟就不挑剔了,我一撒爆米花,它们就蜂拥而上。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只小麻雀衔着爆米花还来不及吃,就被一只鸽子盯上了,于是鸽子就尾随小麻雀围着几棵大树绕圈。可爱的是它们都不飞,小麻雀也来不及吃,两个小东西就一前一后蹦蹦跳跳的跑着,很像在演卡通电影。海鸥被称为“海上的强盗”,水鸟也有同样风范,它们迫不及待的争抢着,海的手都被一只心急的大水鸟给啄了一下。不过它们倒是很聪明也很坚韧,我们沿着河边走,一小群水鸭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游。我们也不时给它们一点“爱的鼓励”。

波士顿的地铁是美国第一条地铁,MIT的地铁站里有MIT的发展介绍,还有两个很有趣的机械:一组悬挂的音阶和一个大铁环,乘客只要以一定频率摇动墙上的手柄,就可以敲响音阶和铁环,清脆的声音就在地铁站内回响。

Harvard University校园环境优美,绿树成荫,学院气氛浓郁。校园中有很多典故,比如著名的Harvard塑像原来是三个谎言:塑像不是Harvard本人,而是一个学生;Harvard不是学校创始人,他只是把积蓄捐给了Harvard University;塑像上捐献的时间也不对。校门旧旧的暗红色的转就是有名的Harvard Brick,以前的Harvard University都是这样的红砖砌成。学生宿舍下的道路凹凸不平,据说是每年春天,学生把取暖器从窗口砸下,时间一长,就成为这样一条风格独具的小路了。呵呵,这种欢迎春天的行为还真是特别和大胆,想起以前本科毕业时,学校三令五申不允许砸酒瓶,甚至有几个男生在女生宿舍下点蜡烛唱歌还被记过处分,其实不如也给学生一个发泄情感的空间,说不定也会成为校园一景呢。Harvard University有自己的几个museums,不过我都没去过。

radish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